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集團新聞 >
陷入湘西騙局 錦通經營受阻(續二)
點擊數:次 更新時間:2020-09-10

反映材料
 
  反映人:重慶錦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通公司),住所地:重慶市渝北區食品城大道18號重慶廣告產業園E1棟1-3;通信地址:重慶市渝北區洪湖西路22號21樓。法定代表人:肖代華,職務:執行董事,聯系電話:023-63111282。
  在2012年,現湖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黨組成員,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委書記葉紅專,幾經考察、論證引進了一家“外資公司”在湖南省湘西州吉首市注冊為“艾利尚信(湘西)旅游發展有限公司”。該公司由薩布瑞(德國人)、安順(新加坡籍華人)、唐多全(重慶合川人)三名股東組成。薩布瑞任法定代表人。公司成立后即在湘西經濟開發區“投資”建設超五星級“艾利尚信國際酒店”。為了項目能夠盡早落實,按照所謂特事特辦的原則在沒有按規定辦全相關行政許可手續的情況下酒店項目就先行施工,這些手續均為事后陸續補辦。在施工期間,湘西州委書記、州長幾乎每個月都要親臨熱火朝天、彩旗招展的工地視察、過問項目進展情況,可見湘西州對這個酒店項目是何等重視。
  作為有外資和政府雙重背景的項目,艾利尚信五星酒店工程一開始就被罩上了高度可信的光環。在這種光環的籠罩下,重慶錦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及參與施工的眾多班組、勞務公司和材料供應商,都放下平時慣有的謹慎,不加防范地大膽投、墊資。其中錦通公司于2013年3月10與艾利尚信公司簽訂《土石方工程承包合同》,2014年4月7日與艾利尚信公司簽訂《土建工程施工合同》。根據合同約定錦通公司向艾利尚信公司繳納了2000萬元的履約保證金,甚至連艾利尚信公司辦公室的裝修、辦公家具、開工典禮等相關費用也是由錦通公司進行的墊付。
  2015年2月達到付款節點時發現艾利尚信公司根本就是政府招商引資進來的一個空手套白狼的空殼公司。艾利尚信國際酒店項目是湘西州政府招商引資的重大項目,由于政府監管不力工程啟動資金嚴重不足,導致工程項目在2015年5月爛尾,對此,媒體有過專門報道。湘西州中級人民法院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在2016年9月12日裁定艾利尚信(湘西)旅游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艾利尚信)進行破產清算。然而在破產分配過程中,部分人員及部門不作為、亂作為導致嚴重損害了債權人尤其是重慶錦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通公司)的合法利益。錦通公司現將部分情況反映如下:
  一、“新官不理舊賬”導致項目善后工作擱淺
  艾利尚信公司2015年5月爛尾,2016年9月12日被政府裁定進行破產清算,截止到目前已長達4年之久,作為項目參建各方都未能足額拿回應收的破產債權。原湘西州政協副主席,湘西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向順榮、原湖南湘西自治州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湖南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黨組成員、省湘西地區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歐陽旭相繼落馬,后續接任的相關官員“新官不理舊賬”,存在嚴重的官僚主義作風、封建主義“官本位”思想。嚴重危害了政府的公信力、正確的政績觀、法律的公正性、群眾的信任度。導致項目善后工作擱淺,項目參建各方遭受了諸多不公正待遇,并承擔了巨額的經濟損失。
  二、法院工作人員坐視黑惡勢力當眾追打錦通公司工作人員和代理律師
  2017年1月23日臨近春節,湘西中院組織召開破產分配的協調會,前去參加會議的錦通公司總經理肖維和代理律師曹麗、唐道紅,剛到湘西中院門口,即遭到數十人來歷不明人員圍追堵截。后被追至湘西中院辦公大樓內毆打,其后又有三輛轎車和十余名當地社會人員跟蹤、尾隨、逼停,并欲強行登車抓人,多次險釀嚴重人車傷亡重大事故。報警后,湘西州乾州派出所民警出警,做了筆錄之后便無下文。后經調查了解,此事與湘西自治州乾城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乾城混凝土公司)有關。乾城混凝土公司幕后控制人外號“黑哥”,在當地是有名的“黑道”人士。乾城混凝土公司之所以以這種方式介入艾利尚信破產案,原因有二個:
  一是乾城混凝土公司想以此對錦通公司施壓最終在訴訟中獲勝。在艾利尚信酒店工程施工期間,錦通公司的項目負責人余霞個人向乾城混凝土公司借款300萬元。后乾城混凝土公司起訴余霞和錦通公司要求還款,吉首市人民法院判決余霞返還借款本息350萬元,錦通公司承擔連帶責任。錦通公司不服判決上訴至湘西中院,該院撤銷原判將案件發回吉首法院重審。打人事件發生時,案件尚在審理中,乾城混凝土公司糾集多人圍追毆打錦通公司工作人員和代理律師,目的是向錦通公司施壓使自己在案件審理中“勝訴”。
  二是湘西州法院工作人員為其提供“保護傘”。乾城混凝土公司糾集幾十個身份不明人員在光天化日之下,精準地、肆無忌憚地堵截、追打來法院參加破產工作會議的錦通公司工作人員和代理律師,法院領導和眾多工作人員均坐視不管、放任公然施暴的事實,表明不但法院內部有人給他們提供了相關會議和參會人員的信息,還為他們的惡行充當保護傘。
  三、政府和法院工作人員聯手設局,為涉黑企業“背書”
  為了平復上述暴力追打事件的后果,同時落實乾城混凝土公司的債權問題,破產管理人代表伍郁文和湘西中院副院長合議庭成員向柏林專程赴重慶找錦通公司和余霞協調,同行者還有乾城混凝土公司的老板和代理律師以及開發區公安局民警肖某。在渝期間,伍郁文、乾城混凝土公司的代理律師還有湘西經濟開發區的民警肖某、余霞等人和錦通公司進行了座談協商。向柏林與乾城混凝土公司的老板雖也在重慶,但住在另一家酒店,一直未直接露面與錦通公司接洽。經過兩天洽談,最終協調的結果是:余霞出具《承諾書》承諾放棄2000萬保證金的債權申報,艾利尚信公司破產管理人同意將該債權確認給錦通公司,由錦通公司以委托付款的方式返還給下屬班組。作為交換條件,錦通公司不再向任何主管機關反映和要求處理湘西中院發生的打人事件,同時余霞個人向乾城混凝土公司的借款200萬元和利息150萬元,必須在2000萬元保證金確認給錦通公司后由錦通公司承擔。2017年3月,在吉首市人民法院主持下,錦通公司與乾城混凝土公司達成協議,由錦通公司支付乾城混凝土公司借款金額300萬元,利息和其他費用50萬元,分兩次付清,第一次付款245萬元,于2017年3月24日前付清;余款105萬元,從其享有的艾利尚信(湘西)旅游發展有限公司破產債權第二次破產分配方案出來后3日內付清。兩次付款均由錦通公司出具委托付款函。至此,乾城混凝土公司不但“擺平”在法院發生的打人事件,還鎖定對錦通公司的350萬債權并成功介入艾利尚信破產案。
  四、由破產管理人相關人員操作將2000萬元保證金債權套走
  接下來,保證金歸屬又發生了令人意料不到的變化。錦通公司代理人余霞在本項目的合伙人陳顯德(其背后為小貸公司,項目會計謝作芳也是陳顯德派駐項目部進行財務監管的人員)與破產管理人相關人員串通,雙方配合并多方協調關系(陳顯德本人多次在錦通公司的下屬施工單位和班組面前聲稱他本人在湘西花了100多萬運作費),以陳顯德的名義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撤銷余霞放棄保證金破產債權的承諾。在訴訟中陳顯德主張余霞上述承諾屬于將到期債權無償贈與錦通公司,侵害了其合法權益,請求法院判決撤銷余霞的承諾書并將該保證金債權“恢復原狀或返還財產”即重新確認給余霞。2017年8月14日,吉首市人民法院作出判決撤銷余霞于2017年2月24日出具的《承諾書》、對其在艾利尚信(湘西)旅游發展有限公司申報的2000萬元保證金債權予以放棄、對由錦通公司申報申報并確認給錦通公司沒意見的民事行為。該案件為多方串謀,有涉嫌虛假訴訟的嚴重嫌疑。
在破產管理組相關人員的策劃和安排下,余霞旋即持上述判決書,推翻以前的承諾向艾利尚信破產財產管理人申報2000萬元的保證金債權。2018年1月30日,第三次破產債權會議將2000萬元保證金債權確認給余霞。錦通公司不服該分配方案,向湘西中院起訴,該院判決駁回了錦通公司的訴訟請求。該案目前正在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進行二審程序,結果尚不得知,但湘西中院副院長向柏林曾公開向錦通公司的代理人表示,你這個案子打到高院也是輸!
錦通公司因輕信政府領導和法院院長出面協調,申報的2000萬元的保證金債權可以得到確認,所以不但直接向各施工班組出具付款委托書,還接受了對乾城混凝土公司的350萬債務。這意味著因黑社會、政府、法院、和陳顯德聯手設套,錦通公司不但2000萬破產債權被套走,反而背了幾千萬元的巨債。
另外,陳顯德在湖南省高院生效判決的第二天,將破產管理公司的帳戶上的1528萬元劃走,試想如果沒有破產管理人相關人員和法院相關人員與陳顯德合謀串通,哪有這迅速的動作?
  五、錦通公司依據最高法院未認定錦通公司總承包人身份啟動的訴訟程序被法院及檢察院草率駁回訴訟請求
  在破產債權分配過程中,艾利尚信破產管理人將破產債權中的工程款確認給錦通公司,并由錦通公司直接委托支付給了下游相關班組和材料商。2018年1月,艾利尚信公司破產管理人將保證金債權確認給了余霞。錦通公司起訴請求法院將該保證金債權確認給錦通公司,但案件經歷湘西州和湖南省兩級法院審理,錦通公司均敗訴。2019年8月9日,錦通公司不服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湘民終783號民事判決,以錦通公司與余霞是掛靠關系,該判決適用法律錯誤為由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21日作出(2019)最高法民申4792號民事裁定認為:“余霞作為本案實際施工人,與艾利尚信已形成事實上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并駁回錦通公司的再審申請。
錦通公司依據合同相對性(排他性)原理,既然最高人民法院認定余霞作為實際施工人與艾利尚信公司已形成事實上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那么錦通公司與艾利尚公司之間的合同關系已無法存在,錦通公司并非本案涉案工程的施工合同的總承包施工方,那么,錦通公司就不應該因該項目承擔相應的責任。同時,由于對自己是工程總承包人身份存在重大誤解,錦通公司在訴訟中接受調解以及在破產清算過程中與下游班組達成的協議并非真實意思表示。但相關正當訴求都被法院及檢察院草率的駁回。
  六、錦通公司上訴無門,找破產管理公司尋求解決方案,結果一次又一次被忽悠
  由于走正常的司法程序受阻,2020年8月11日錦通公司總經理一行到湘西與艾利尚信破產管理人組長伍郁文、向超等人進行相關方面的溝通,伍郁文要求錦通公司將訴求擬定成方案以書面的形式報告給管理人,以便于管理人開會商討,然后再通知錦通公司到湘西進行解決。錦通公司在兩天后就以書面的形式將其訴求及建議方案提交給了破產管理人。提交以后,錦通公司一直和伍郁文保持聯系,關注是否根據錦通的訴求他們進行上會,了解他們上會的結果,也一直等著他們的通知去解決問題。在2020年9月7日錦通公司終于接到破產管理人伍郁文通知,再次到湘西,并由破產管理人安排在湘西州中級人民法院進行見面溝通,在本次的見面溝通會上對于前次既定的說法及思路他們只字未提,就是由向柏林在會上趾高氣昂的對相應的情況作了解釋,根本就沒有提如何解決后續問題,也沒有給錦通公司任何表述自身訴求的機會,在向柏林自己將所想說的話說完后就直接宣布會議結束,沖沖離開會議室。錦通公司一行人員,完全是一頭霧水,沒有受到一點尊重,也沒有享有平等的待遇,更別說問題得到解決,感覺再一次被忽悠,舟車勞頓不說,對于錦通公司的現狀更是雪上加霜,反反復復的車旅費錦通公司根本無力承擔,企業的生存堪憂!
綜上,中央反復要求各地政府相關部門保護民營企業的健康發展,不但要有明確態度,還要有切實行動。但是,在艾利尚信破產案中,相關部門及人員不作為、亂作為嚴重損害了外來投資企業及錦通公司的合法利益。為了維護錦通公司和艾利尚信五星酒店工程各實際施工班組的合法權益和社會秩序穩定,為了捍衛公平正義,特此反映,請主管機關重視、調查。

下一篇:沒有了
版權所有:重慶錦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地址:重慶市渝北區洪湖西路22號上丁商務樓21樓
  備案號:渝ICP備13001381號-2
欧美人禽杂交狂配,国产精品青春草原在线,日本孕妇高潮孕交视频,免费啪视频在线观看视频久18